物权法论文,中国的业主应该有自己的理论物权法

admin
这是关于物权法论文,中国的业主应该有自己的理论物权法的知识,也会对物权法论文,中国的业主应该有自己的理论物权法进行解释,

本文导读目录:

物权法论文,中国的业主应该有自己的理论物权法

1、未注册商标,“古北水镇”商标之争

2、物权法论文,中国的业主应该有自己的理论物权法

“古北水镇”商标之争

古北水镇夜色(图/何照新)

《商标法》依法保护注册商标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但恶意注册商标并通过发送侵权警告函、向工商部门提起侵权投诉等方式来牟取不正当利益的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构成不正当竞争。

恶意注册“古北水镇”商标

北京古北水镇旅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古北水镇公司)于年月日在北京市密云区注册成立,该公司专为运营古北水镇景区设立,景区年至年每年接待游客百万人次,总收入上亿元。

北京小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壕公司)于年月日在北京市密云区注册成立,成立之时营业范围包括商标转让与代理服务等,后变更登记去除此项服务。

古北水镇公司认为,小壕公司明知古北水镇公司的“古北水镇”企业字号及未注册商标的知名度,仍在第类酒类商品、第类服装等商品上申请注册第号、第号“古北水镇”商标,并先后向古北水镇公司发送侵权警告函、提起商标侵权工商投诉,要求古北水镇公司停止在酒类产品包装上使用“古北水镇”商标。小壕公司的涉案行为侵害了古北水镇公司的合法权益,导致古北水镇公司正当申请注册“古北水镇”商标受到阻碍,扰乱了商标注册秩序,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构成不正当竞争,故古北水镇公司将小壕公司起诉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东城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小壕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和合理开支共计万元,并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

东城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小壕公司申请注册涉案“古北水镇”商标,并发送侵权警告函、提起工商投诉的行为侵害了古北水镇公司的合法权益,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构成不正当竞争。小壕公司对判决不服,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

在二审过程中,小壕公司主张,其申请注册两件“古北水镇”商标并无恶意,其正当维权行为不构成不正当竞争,并且小壕公司并未实际使用两件“古北水镇”商标,其涉案行为不会给古北水镇公司造成实质性的经济损失,故请求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古北水镇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小壕公司系在知晓其申请注册涉案“古北水镇”商标行为具有不正当性的情况下取得涉案商标的注册,小壕公司在发送侵权警告函、提起工商投诉时也知晓其获准注册的涉案商标权利基础存在重大瑕疵,但其仍以攫取不正当商业利益、损害他人合法权益为主要目的行使涉案商标专用权。古北水镇公司为维护自身正当权益、应对小壕公司滥用商标权行为所支出的必要费用,属于因前述不正当竞争行为所导致的直接经济损失,小壕公司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综上所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判决驳回小壕公司的上诉,维持原判,即判令小壕公司赔偿古北水镇公司经济损失万元及合理支出.万元,并就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在《中国知识产权报》刊登声明,消除影响。

法官说法:

恶意注册并滥用商标权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

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相关生效裁判已认定小壕公司的涉案第号商标,构成对古北水镇公司在酒类商品上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古北水镇”商标的抢注,进而认定第号商标的注册违反《商标法》第条关于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规定,经查该商标已于年月日被宣告无效。

另外,相关生效裁判已认定涉案第号商标的注册违反《商标法》第条第款“商标代理机构除对其代理服务申请商标注册外,不得申请注册其他商标”的规定,经查该商标已于年月日被宣告无效。

鉴于前述生效裁判已认定小壕公司申请注册的涉案商标或者属于侵害他人在先权利、以不正当手段抢注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或者属于法律禁止特定行为人申请注册的商标,故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据此认定小壕公司获准注册的涉案“古北水镇”商标具有重大权利瑕疵,其申请注册涉案“古北水镇”商标明显具有不正当性。

在年月之前,“古北水镇”作为从事提供旅游餐饮等服务的古北水镇公司的企业字号及其使用在酒类商品上的商标,已在相关公众中具有了一定知名度,能够与古北水镇公司形成相应的联系。作为同处于北京市密云区且在后成立的经营者,小壕公司理应知晓“古北水镇”商号及使用在酒类商品上商标的知名度,不得不合理地借用他人无形资产的竞争优势为自己谋取交易机会。作为具备专业知识的商标代理机构,小壕公司也不得利用业务上的优势以扰乱商标注册秩序的方式对他人的经营活动产生不当干扰。

小壕公司在成立仅半个月的时间内就在其代理服务之外的商品上申请注册了与古北水镇公司享有权利的“古北水镇”标识基本相同的涉案商标,还向古北水镇公司发送侵权警告函、提起侵权投诉,且小壕公司认可其对涉案商标从未实际使用。由此可见,小壕公司实施上述行为的真实意图是抢占“古北水镇”商标资源、攫取不正当商业利益与竞争优势。

综上所述,本案裁判体现了“恶意注册并滥用商标权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裁判理念,认定在商标注册人取得的注册商标权利基础本身存在重大权利瑕疵,且其在获得该注册商标后以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他人合法权益为主要目的滥用该商标权的情况下,即使其已获得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权利外观,也不能改变其商标侵权行为的性质。

在此种情况下,商标注册人所持有的注册商标已不是商标法意图保护的商标,而是沦为与商标法保护的商标背道而驰的圈地符号;商标注册人行使其已经“异化”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的种种表现形态,背离《商标法》的立法目标和制度目的,严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扰乱商标注册和保护秩序,损害社会经济和竞争秩序,应依法坚决予以规制。(本文作者刘义军为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法官,田芬为该院法官助理)

本文载于《法律与生活》杂志年月上半月刊

中国的业主应该有自己的理论物权法

李云亮说业主物权(续)

中国的业主应该有自己的理论物权法

文/李云亮

近日,我在我的微信公众号(《业主公理》)的消息管理中,收到上海女士的几段留言:

“我是一普通业主,近期偶尔发现小区问题颇多,所以关心了一下物业、业主自治、居委会等方面的情况。前几日,一位广西网友介绍我您的文章,建议我细细慢慢阅读,会有所收获。我虽是一名理工女、法盲,但觉得您的分析很有道理。 您的文章,解了我心中部分里的疑惑,特此感谢您的辛勤耕耘! 相信等我看完全部文章后,我心中的疑问会大大的解开”;

“我的基础比较差,我知这不仅仅是关法学的(这不是过分谦虚)。来澳之前,我从事了近年的软件工作,从研究所的研系统项目到多个行业的应用系统。这次,从个人居住环境出发,竟然走到另一个高深领域的大门口往里张望,这确实是我没有料想到的”;

“去年回沪去到我在闵行莘庄的一个连体别墅物业,发现这个近年的日本开发商的楼盘,因两年前开发商物业离开之后,乱像频出,方开始留意观察所谓的小区业主自治问题。因在小区事务中看到了有野蛮战胜文明的现象,心中不惑与担心日增,故利用现在的闲暇时间提过网络往这个方向探了过来。很赞同您对业主维权的战术与战略论,且更倾向于重视战略。虽然我只是个旁观者。”

为此,我尽力解说一点有关物权法的理论知识。其实真的只需一点点。这一点点,我称之为理论物权法。这是一种以学说形态存在的法。由于大陆法系法学是理性主义法学(与英美法相比)。因此,物权法就理论形式而言,能够回溯表现为一个由形式逻辑连接的概念体系。这个概念体系的初始状态,一定是十分简单且公理化的。

曾有学者何柏生先生著文《公理法:构筑法学理论体系的重要方法》(《现代法学》(重庆)年期第~页)。何柏生先生是西北政法大学学报编辑部编审,他的研究专长就是理论法学。大家有兴趣可看他的原文。他在那篇文章的“内容提要”里说:“公理法能实现法学理论的综合,能使法学理论体系更加严密,增强法学理论说服力;还能加快法学理论知识的发展速度。历史上,一些法学论著和法典都曾采用公理法构筑理论体系。在运用公理法创建法学理论或制定法典时,还需注意一些问题,如公理的数量越少越好;选择的法学公理在直观上应是有道理的,真理性不证自明;等等”言简意赅。

历史上,经典公理法逻辑体系,当属欧几里得几何学。欧几里得几何的初始状态十分简单。、有数的初始概念:点(没有部分)、线(只有长度,没有宽度)、面(只有长度和宽度),等等;、有数的初始公设:由任意一点到任意一点可作一条直线,等等;、有数的初始公理:整体大于部分,等等。由这些有数的初始起步,就构成一部经典的几何学。欧几里得几何学如此。理论物权法亦当如此。何柏生先生说得好:“采用公理法所建构的法学理论体系逻辑严密,环环相扣。尽管经过了多次演绎推理,但结论仍具有必然性。在这里,承认前提则必须承认结论,结论是前提必然推导出的结果。”

理论物权法的初始状态更简单。、三个初始概念:、(实体)物;、所有权;、所有权人;、二个公设:、一物之上只能存在一个所有权(简称一物一权);、所有权人可单数或可复数,不能既单数又复数(权利主体的特定性);、三个公理:、所有权整体权利等于部分权利之和。即,所有权可以导出占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处分权等若干下位权利且等于全部导出权利之和;、所有权人可以让渡全部或者部分导出权利给他人且可收回让渡的导出权利;、所有权人永为所有权人,所有权交易例外。

这几个初始概念、公设、公理,是否能使理论物权法逻辑具有“无矛盾性”、“可靠性”和“完备性”,这需要大家晓得以学说形态存在的理论物权法是一个有限论域。只有在这个有限论域中,理论物权法逻辑具有“无矛盾性”、“可靠性”、“完备性”。理论物权法的有限论域由物、所有权和所有权人三个初始概念决定。理论物权法有限论域中的结论,因为其现实性,足够业主战略性维权。如果现有《物权法》“业主的建筑物区分所有权”制度和概念与理论物权法有冲突,一定是现有制度逻辑出了问题。

大陆法系物权法,比如公认经典的《德国民法典》,其初始概念之一,物,定义为“本法意义上的物,只为有体的物。”(《德国民法典》“总则”第条[概念])《日本民法典》“总则”第八十五条[定义]:“本法所称物,谓有体物。”《阿根廷共和国民法典》第条:“具有价值的物质性客体,在本法中称‘物’。”又有第条:“具有价值的非物质性客体,称为‘财产’。”

为何经典物权法的物,一定是实体物?因为从古至今人们日常思考权利和维护权利,总是需要权利的直观性。所有权的权利边界非直观,需要依赖物的物质性实体,以落实权利的可直观的物理边界。有一些实体物不能直观所见,如电力,则用检测电力的物理设备间接显示其直观性。“物的概念实际上是为了确定权利的保护范围。传统的物权法对物的概念的要求为有体物和人们能够支配之物。这种有形体的现实之物具备客观的物理边界,有助于权利范围的形成。”(年月,赵廉慧博士论文:《财产权的概念》第页)

至于知识产权,非实体又有价值,只能依据历史由来,另立逻辑体系,另定权利规则,那就是《知识产权法》。《知识产权法》与《物权法》很难合二为一。这也是物权法之所以为“物权法”,而不是“财产法”的根本原因。无论《物权法》如何扩展其有限论域,所扩展部分无一例外都要与物权法理论上的初始概念、公设、公理关联,以便扩展后的有限论域不出现逻辑不自洽的现象。

女士的留言,在业主群体中有普遍性。这个群体,知识分子多,行动之前思维多。而且,思考多是理性的——三思而后行。我相信,知识分子们如果从逻辑上感觉到现有制度不对味。他们一定会对不对味的制度作出于自己有明确交代的行为。已经开始“走到另一个高深领域的大门口往里张望”了。我由此可知,人人“往里张望”时,需要有一个指导性的思维方法,以便指导“纲举目张”。

我在这里所言理论物权法,能耐心读完,首先会如女士“走到另一个高深领域的大门口往里张望”者。其次,抛弃学术地位和旧识成见者。

也许,业主们会质问:眼下维权,利用现有《物权法》还不利落,何谈批判改造《物权法》。我说,眼下业主维权不利落,不完全是业主利用现有《物权法》的素质不行,很多情况是立法制度理念不利于业主维权,否则不可能《物权法》之前和之后,业主权利状况没有根本改善。目前业主还需要利用现有《物权法》零星地维权,这可以是业主的战术行为。批判改造《物权法》,应该是业主维护自己整体利益应有的长远战略行为。作者以此为誌。


物权法论文,中国的业主应该有自己的理论物权法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物权法论文,中国的业主应该有自己的理论物权法物权法论文,中国的业主应该有自己的理论物权法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AddoilApplauseBadlaughBombCoffeeFabulousFacepalmFecesFrownHeyhaInsidiousKeepFightingNoProbPigHeadShockedSinistersmileSlapSocialSweatTolaughWatermelonWittyWowYeahYellowdog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7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