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讨债公司,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 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575万

admin
这是关于西安讨债公司,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 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575万的知识,也会对西安讨债公司,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 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575万进行解释,

本文导读目录:

西安讨债公司,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 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575万

1、西安讨债公司,又双叒叕反转了?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有人称其公司诈骗700万

2、西安讨债公司,又双叒叕反转了?维权女车主被催债!有人称其公司诈骗700万

3、西安讨债公司,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 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575万

4、西安讨债公司,暴力讨债无所不用 陕西首例“套路贷”涉黑案维持原判 主犯被判16年

5、西安讨债公司,网曝西安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车主商户回应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6、西安讨债公司,西安奔驰维权女车主诈骗700多万?警方回应!

7、西安讨债公司,西安维权奔驰女被指拖欠钱款,曾被讨债方堵入派出所内协商

8、西安讨债公司,还敢碰高利贷?!借款2.27万元,还钱时被暴力讨债13万

又双叒叕反转了?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有人称其公司诈骗万

来源:澎湃新闻综合红星新闻、观察者网、新浪微博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月日深夜,当事女车主女士(化名)与西安利之星奔驰店达成协议:补过生日、十年、更换同款奔驰新车、全额退还一万余元“金融服务费”……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事态最新进展让她直呼,“我真的太累了。”

近日有网络文章及微博消息称,当事女车主女士(化名)名为薛某某,涉嫌诈骗、涉嫌万元卷款逃逸案。

相关开庭公告称,竞集公司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上海粤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起诉 。

月日晚,声称与薛某某存在近二十万元经济纠纷的上海馨湛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相关人士周新,向澎湃新闻指认女士与薛某某为同一人。周新向澎湃新闻提供一份有薛某某面容的视频及薛某某的签名文件,同时称,薛某某与女士长相相似、笔迹相仿。

周新向澎湃新闻提供一份盖有竞集公司合同专用章及徐某签名的还款协议 。

与此同时,数日前,得知奔驰维权事件后,另一位“债主”决定再赴西安讨债。寻找女士及其友人徐某未果,随后,他在催债微信群汇报进展。

微信群里共有二三十人,有商户、供应商还有上海“竞集守艺人”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们。从去年月至今,他们已催债个月。

美食广场员工讨薪群

据催债者统计,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至少拖欠了万元。

一位在上海从事餐饮工作多年的高磊(化名)这样描述女士,“她的逻辑思维和口才极好”。

周新向澎湃新闻提供一份盖有竞集公司合同专用章及徐某签名的还款协议称,上海馨湛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曾承接竞集公司的广告,总价.万元。在已支付万元的情况下,竞集公司应从年月日起,分十次,每月等额还款上海馨湛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万元,至年月日。

但周新称,竞集公司应履行的“十次等额还款”,一次也未履行。

“到现在一分钱没还,徐某说是公司行为,跟个人无关。”周新说。

周新称,据她了解,存在类似情形、被竞集公司拖欠款项的供应商有十几家,金额约万。但周新未提供相关佐证。澎湃新闻暂未能核实这一说法。

女士是否是薛某某?

女士曾向澎湃新闻展示的月日她与利之星奔驰店工作人员协商的一份纸质协议上,其签名正是薛某某。

与此同时,该事件在微博上也开始发酵。

月日起,微博上有一自称“向奔驰女车主讨债的人”的网民,晒出疑似法律文件,声称代表受害者群体,指认女车主曾涉嫌一起“餐饮业巨额诈骗案”,金额总计涉及千万元。

该账号声称,“维权事件”中的女车主实际姓薛,并晒出薛姓女子的照片等资料,相关内容也引发网友大量讨论和质疑。

昨天上午(日),奔驰女车主向媒体否认上述指控,并表示已经委托律师进行处理。

月日下午,奔驰女车主向华商报记者回应了传闻。她表示,请网上发帖的那些人实名站出来,比一直来询问她有意义;如果是真的,为保护当事人安全和隐私,他们这种行为对吗?如果他们一定要讨个说法,可以请他们实名发吗?

同时,她也请求大家别再炒作,该维权维权,该起诉起诉,给社会留下一个难得的维权标杆。“都想探听一个八卦,可是谁来保证我的安全?”

奔驰女车主说,奔驰维权这件事让她太累了,最近她已经进入休息状态,希望得到理解。

三哥认为,欠债维权,一码归一码!维权肯定没有错, 可是当事人能否拿出同样的勇气面对债主呢?该还的,就得还!认同的猛戳小花~

又双叒叕反转了?维权女车主被催债!有人称其公司诈骗万

点击上方图片,获取报名链接

月日深夜,当事女车主女士(化名)与西安利之星奔驰店达成协议:补过生日、十年、更换同款奔驰新车、全额退还一万余元“金融服务费”……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事态最新进展让她直呼,“我真的太累了。”

近日有网络文章及微博消息称,当事女车主女士(化名)名为薛某某,涉嫌诈骗、涉嫌万元卷款逃逸案。

相关开庭公告称,竞集公司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上海粤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起诉 。

月日晚,声称与薛某某存在近二十万元经济纠纷的上海馨湛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相关人士周新,向记者指认女士与薛某某为同一人。周新向记者提供一份有薛某某面容的视频及薛某某的签名文件,同时称,薛某某与女士长相相似、笔迹相仿。

周新提供一份盖有竞集公司合同专用章及徐某签名的还款协议 。

与此同时,数日前,得知奔驰维权事件后,另一位“债主”决定再赴西安讨债。寻找女士及其友人徐某未果,随后,他在催债微信群汇报进展。

微信群里共有二三十人,有商户、供应商还有上海“竞集守艺人”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们。从去年月至今,他们已催债个月。

美食广场员工讨薪群

据催债者统计,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至少拖欠了万元。

一位在上海从事餐饮工作多年的高磊(化名)这样描述女士,“她的逻辑思维和口才极好”。

周新向记者提供一份盖有竞集公司合同专用章及徐某签名的还款协议称,上海馨湛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曾承接竞集公司的广告,总价.万元。在已支付万元的情况下,竞集公司应从年月日起,分十次,每月等额还款上海馨湛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万元,至年月日。

但周新称,竞集公司应履行的“十次等额还款”,一次也未履行。

“到现在一分钱没还,徐某说是公司行为,跟个人无关。”周新说。

周新称,据她了解,存在类似情形、被竞集公司拖欠款项的供应商有十几家,金额约万。但周新未提供相关佐证。澎湃新闻暂未能核实这一说法。

女士是否是薛某某?

女士曾向记者展示的月日她与利之星奔驰店工作人员协商的一份纸质协议上,其签名正是薛某某。

与此同时,该事件在微博上也开始发酵。

月日起,微博上有一自称“向奔驰女车主讨债的人”的网民,晒出疑似法律文件,声称代表受害者群体,指认女车主曾涉嫌一起“餐饮业巨额诈骗案”,金额总计涉及千万元。

该账号声称,“维权事件”中的女车主实际姓薛,并晒出薛姓女子的照片等资料,相关内容也引发网友大量讨论和质疑。

昨天上午(日),奔驰女车主向媒体否认上述指控,并表示已经委托律师进行处理。

月日下午,奔驰女车主向记者回应了传闻。她表示,请网上发帖的那些人实名站出来,比一直来询问她有意义;如果是真的,为保护当事人安全和隐私,他们这种行为对吗?如果他们一定要讨个说法,可以请他们实名发吗?

同时,她也请求大家别再炒作,该维权维权,该起诉起诉,给社会留下一个难得的维权标杆。“都想探听一个八卦,可是谁来保证我的安全?”

奔驰女车主说,奔驰维权这件事让她太累了,最近她已经进入休息状态,希望得到理解。

来源:新闻在线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

更多新闻

? 动真格!南宁名司机因酒驾被判刑!【交广有话说】

? 撞击视频曝光!广西五车连撞,肇事车主称刹车不及时

? 重大调整!下个月起,广西人上班时间有变!不看会迟到

点亮下方在看

让更多人看到

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 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万

被数次催要后,徐某与某广告供应商签订的还款协议

康健新村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时隔太久,具体情况并不了解,但商户所涉事件系经济纠纷,事发地在闵行区而非徐汇区,当时已调解。

参与谈判的多名商户称,警方认为系经济纠纷,未予立案。最后,由王倩的律师手书《谈话笔录》,其中有王倩的签名。经红星新闻比对,签名与之前王倩在与店的相关文件中的签名高度相似。

现场录音文件及《谈话笔录》显示,王倩承诺,全部协助商户处理相关问题。红星新闻就此咨询王倩的律师,但未获回复。该律师所在律所一名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证实,一高姓律师受王倩委托,在处理相关事务。

多名商户及供应商们表示,从此再未见到王倩。直至此次,她以这样的方式走红。徐某的一位朋友向红星新闻介绍,徐某一般负责供应商这块,王倩则负责商户。

不止一位商户及供应商告诉红星新闻,从去年月至今,他们也曾想过起诉王倩,“但她的公司实缴资本才万元,哪怕赢了官司也难执行”。

“欠我六七月的工资八千余元”

年月,因欠费,电力公司通知断电。自此,多名商户停止经营。高磊的牛排店是其中一家。据其称,他一家损失的主要有押金、装修费等共约万元,“她收了装修费,也没给装修公司支付完”,所以装修公司的人也在催债。

据催债者们统计,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共拖欠了约家商户或供应商至少万元。其中,一装饰公司被拖欠.万元,在众多催债者中数额最大。据该公司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经朋友认识徐某,去年八九月,签订了还款协议,但只还了一笔,原本一百余万”。

年月日,有人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投诉,与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年,但仅运营个月后即无法经营,“(留下)几个全部身家压在这里无法脱身的受害商户勉强经营”。上海“竞集守艺人”前店长张女士告诉红星新闻,年月日,美食城仅剩一家商户在经营。

美食广场已关门数月

张女士和她的十余名同事已讨薪数月。据其称,她于月入职月离职,“欠我六七月的工资八千余元”。张女士及多名店员向上海市闵行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其中一份仲裁文书显示,仲裁委裁决,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向申请人支付相应工资。但至今,该公司尚未支付该笔款项。

物业方负责人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经营面积余平方,共约家商户,目前已关门。他说,自去年八九月后,就再未见到王倩,“他们至今未支付拖欠的物业费。招商前,我们曾去西安考察,做得还不错。在这边,一开始他们做得不错。但三个月后,他们的资金链可能出现问题,开始拖欠租金。我们也曾报警,但警方说是经济纠纷,让走司法程序” 。

月日,有商户前往美食广场,他们拍摄的视频显示,大厅内的餐桌餐椅所剩无多,餐具被胡乱摆放在桌面上。

红星新闻记者 王春

来源:红星新闻

转自:中国经济网暴力讨债无所不用 陕西首例“套路贷”涉黑案维持原判 主犯被判年

几个月前,我们报道了西安市一家非法金融公司暴力讨债的案件,今天,这起案件有了最终结果。

被告人韩召海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非法侵入住宅罪、诈骗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的处罚。

韩召海和他身旁的同伙组成的金融公司,非法放贷、暴力讨债、影响恶劣,该案也成为了陕西省公安厅督办的号涉黑案,同时也是陕西省内首例“套路贷”涉黑案件。

陈某实际向该组织借款两万元以后,不断偿还高额利息,至案发前,已经偿还九万余元,但本金仍未还完。对于还不上高额利息的借款人,韩召海等人想尽办法来折磨他们:捆绑拘禁、“架飞机”、扇巴掌、逼人喝尿……

除了这些,辣椒水、老虎凳、烟头烫等方式也被用在了各位还不上钱的受害人身上,而他们的家属大多也没能躲过骚扰。该组织采取上门逼债、喇叭喊话、墙上喷漆、强拿硬要、威胁辱骂等手段,对借款人及家属进行持续滋扰,通过家属对借款人施压,严重影响了借款人及家属的正常工作、生活。

同时,韩召海等人还采取“套路贷”手段,将价格远高于借款金额的房产,非法过户到组织成员名下,靠着这些手段,韩召海的公司发展越来越大。

该组织在一年多的时间内,非法放贷人次,放贷金额累计余万元,非法获利万余元。然而,韩召海和其余多名被告均认为自己没有涉黑,并上诉至西安中院。

据了解,在开展非法放贷业务中,韩召海不仅对公司的运营、账务管理、业务谈判起主导作用,且在决定是否放贷、放贷数额、如何收取利息等各种费用,以及采取暴力讨债时机、方式等方面均具有决定的话语权,系涉案公司的召集者,非法放贷的决策者,暴力讨债的决策者,组织多人开展了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

最终,二审法院驳回韩召海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网曝西安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车主商户回应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综合红星新闻、北京青年报、北京日报、津云新闻

月日深夜,王倩(化名)与西安利之星奔驰店达成协议:补过生日、十年、更换同款奔驰新车、全额退还一万余元“金融服务费”……

持续维权天,王倩获赞“维权女王”。但是,此事件和解当晚时,一个名叫岳鹏(化名)的广告商登上了从上海飞往西安的航班。此行他为讨债,他已催债个月。

年月,一家名为“竞集守艺人”的美食广场在上海市闵行区爱琴海购物公园开业。工商资料显示,该广场由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营。

多个可靠信源向红星新闻证实,王倩系该公司监事。红星新闻调查发现,奔驰维权事件中多次受访的、自称王倩家属的男子徐某系该公司最终受益人。另外据北京青年报报道,年月日,竞集手艺人餐厅开业,王倩的男友陈某在朋友圈写道“吉时顺利开业,感谢朋友们鼎力支持”。为这条朋友圈点赞的,就有供应商张先生(化名)。供应商张先生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们公司负责为竞集手艺人装修,被拖欠的装修款共计万千多元。

年月,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因拖欠物业费被告上法庭,多名商户、供应商自称被骗。广告商岳鹏是其中一人。

岳鹏向红星新闻提供的欠款协议显示,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共拖欠其.万元。去年月,双方约定从年月日至年月日,每月还款.万元。但至今,该公司尚未偿还这笔工程款。

数日前,得知王倩奔驰维权事件后,他决定再赴西安讨债。但在西安曲江芙蓉新天地“竞集守艺人”餐饮店内,岳鹏并未找到王倩和徐某。随后,他将西安“竞集守艺人”餐饮店的门面图发进商户和供应商组建的催债微信群汇报进展。

微信群里共有二三十人,有商户、供应商还有上海“竞集守艺人”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们。从去年月至今,他们已催债个月。

美食广场员工讨薪群

据催债者统计,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至少拖欠了万元。

“她的逻辑思维和口才极好”

高磊(化名)已在上海从事餐饮工作多年。经人介绍,他与王倩相识,“她的逻辑思维和口才极好”。年,王倩代表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与高磊签约。高磊告诉红星新闻,上海“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招商始于年年底至年年初。

多名商户称,“竞集守艺人”拟定开业时间是年月日,但一波三折,直至月日才正式开业。

红星新闻获得的王倩与高磊签订的《联销经营合同》及其《补充条款》显示,联营期限自年月日起至年月日止,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收取联销收入的%(外卖%)。高磊需支付万元保证金、万元装修费和装潢管理费。

文件显示,高磊需支付万元保证金、万元装修费和装潢管理费

高磊回忆,年月生意尚可,加上之前的,陆续有数十家商户入驻。

红星新闻查阅工商资料显示,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万元,股东共个:武汉竞集空间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铂峥企业管理有限公司、黄某香。其中,武汉竞集空间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法定代表人黄某香持股%,王倩系监事。商户们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显示,黄某香与王倩身份证上的地址一致。红星新闻从该村一村干部处证实,两人系一家人,均在外工作。

王倩和徐某名下有数家公司,其中“竞集守艺人”系西安守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品牌。

拖欠万元物业费被告上法庭

经营仅一个月,物业的一份催收单引起了商户们的注意,“他们的最后通牒是月”。

红星新闻联系到物业方负责人沈先生,据其称,物业的确发了《付款通知书》。这份落款于年月日的通知书显示,美食广场计费面积共计平米,从年月日至年月日,“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共拖欠万元物业管理费。

从年月日至年月日,“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共拖欠万元物业管理费

沈先生称,公司已将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告上法庭。红星新闻在天眼查上查询发现,年月日该案曾开庭,“因为王倩一方没有到人,所以又定于月份再次开庭”。催收事件后,商户们开始紧张。“我们去看他的营业执照,注册资金只有万元。一开始因为熟人介绍,所以很多人没在意”。

年月时,商户们看到,有供应商上门讨债,涉及装修、家具、广告等多个供应商。

之后,有家具商将美食城内的家具搬走,商户们更加不安,“客人多了没地坐”。涉事家具店的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美食城在时间上卡得很急,以致于我们在生产和交货完成时,合同签署还未完成,所以款项被拖后。(美食城)没走的时候,我去讨债,就和我商量把一部分产品退我。后来,商户们确认他们走了,我也去了现场。我在和美食城确认后,才拉了一点家具回来”。

高磊也看出了异样。他发现,年月日左右,就已见不到王倩等人。另有多人称,商户无权收款,所有收入均在美食城总台,月底抽成后,美食城才会将钱分给每个商户;但年月,很多商户没有收到他们的营业收入。

某面店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他有七八万元的营业收入被“卷走”,“当时,美食城已进入无人管理的状态,又断电,不得已才关掉的。而美食城的负责人徐某和王倩均已无法联系。”

多名商户称,年月日,得知王倩在上海市徐汇区桂林东街的家中,他们曾上门讨债。最终,在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康健新村派出所内,多名商户及供应商代表与王倩等人谈判。

被数次催要后,徐某与某广告供应商签订的还款协议

康健新村派出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时隔太久,具体情况并不了解,但商户所涉事件系经济纠纷,事发地在闵行区而非徐汇区,当时已调解。

参与谈判的多名商户称,警方认为系经济纠纷,未予立案。最后,由王倩的律师手书《谈话笔录》,其中有王倩的签名。经红星新闻比对,签名与之前王倩在与店的相关文件中的签名高度相似。

现场录音文件及《谈话笔录》显示,王倩承诺,全部协助商户处理相关问题。红星新闻就此咨询王倩的律师,但未获回复。该律师所在律所一名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证实,一高姓律师受王倩委托,在处理相关事务。

多名商户及供应商们表示,从此再未见到王倩。直至此次,她以这样的方式走红。徐某的一位朋友向红星新闻介绍,徐某一般负责供应商这块,王倩则负责商户。

不止一位商户及供应商告诉红星新闻,从去年月至今,他们也曾想过起诉王倩,“但她的公司实缴资本才万元,哪怕赢了官司也难执行”。

“欠我六七月的工资八千余元”

年月,因欠费,电力公司通知断电。自此,多名商户停止经营。高磊的牛排店是其中一家。据其称,他一家损失的主要有押金、装修费等共约万元,“她收了装修费,也没给装修公司支付完”,所以装修公司的人也在催债。

据催债者们统计,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共拖欠了约家商户或供应商至少万元。其中,一装饰公司被拖欠.万元,在众多催债者中数额最大。据该公司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经朋友认识徐某,去年八九月,签订了还款协议,但只还了一笔,原本一百余万”。

年月日,有人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投诉,与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签约年,但仅运营个月后即无法经营,“(留下)几个全部身家压在这里无法脱身的受害商户勉强经营”。上海“竞集守艺人”前店长张女士告诉红星新闻,年月日,美食城仅剩一家商户在经营。

张女士和她的十余名同事已讨薪数月。据其称,她于月入职月离职,“欠我六七月的工资八千余元”。张女士及多名店员向上海市闵行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其中一份仲裁文书显示,仲裁委裁决,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向申请人支付相应工资。但至今,该公司尚未支付该笔款项。

物业方负责人沈先生告诉红星新闻,“竞集守艺人”美食广场经营面积余平方,共约家商户,目前已关门。他说,自去年八九月后,就再未见到王倩,“他们至今未支付拖欠的物业费。招商前,我们曾去西安考察,做得还不错。在这边,一开始他们做得不错。但三个月后,他们的资金链可能出现问题,开始拖欠租金。我们也曾报警,但警方说是经济纠纷,让走司法程序” 。

月日,有商户前往美食广场,他们拍摄的视频显示,大厅内的餐桌餐椅所剩无多,餐具被胡乱摆放在桌面上。

女车主方回应:没欠款,企业与个人要分开

从“卷款跑路”消息传出后,陈先生和王倩始终用“蹭流量”“造谣”来形容维权者们的发声。而当记者问到所谓造谣是欠款事实造谣,还是欠款金额造谣时,陈先生称“几乎就是没有欠款”。而当记者向陈先生核实一份总额万的欠款统计时,陈先生称其为“胡说八道,没有一个是真实的”。

陈先生反复强调,首先要分开个人与企业的关系,他表示:“抛开证据,一个监事或者高管有什么责任义务要承担公司责任。个人跟公司没有什么关系。另外,证据他们好好提供,过了热点我们一次性起诉。在公正的环境下,我们来辩论、举证。谁是骗子咱们睁大眼睛看看。”当记者问到上海竞集有没有对维权者的欠款时,陈先生表示“没有”。

陈先生同时喊话维权人“请实名举报”,陈先生表示,举报人不实名,对自己和王静产生的影响如何追责。“是真是假请实名举报,他们不实名,我们也没办法保护自己。” 陈先生同时喊话,希望维权者中有人能站出来承担“谣言”产生的影响,“找个人愿意最后追责的时候找他”。

而针对物业粤祥公司的起诉,陈先生表示已经聘请了律师应诉和反诉,并向北青报记者提供了多段上海竞集守艺人项目屋顶漏水的视频。“我们自己都还不知道这是装修工程方的问题还是物业方的问题,但这些都是另外的纠纷,是企业之间的事情,先把人与企业纠纷分开。”

月日,王倩回复北青报记者称,已经委托律师在处理,法律会有一个公正的判决,谣言不可能把自己变成一个犯罪者。她表示愿意接受所有的调查,但自媒体也不是法外之地。

“这是公司的事儿,我只是公司的一名高管。这些人明显是来蹭热点,而且是无理取闹,我本是想各归各一码归一码。我只能这样回应,一我没有携款潜逃、二、我不是诈骗犯。”王倩称,现在她自己的个人信息全部暴露在网上,不但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而且被说成是诈骗犯、捐款携逃。“你知道吗?我居然被我的一些朋友移出了朋友圈,移出了群聊,说我不配跟他们做朋友。”

“没有欠款,再跟你说一遍,所有的东西一对一,二对二,我不相信我欠款几百万,公安局会放过你。”王倩告诉北青报记者。

商户集体商讨对策 警方介入调查

月日,上海徐汇警方就网传笔录照片以及薛姓女子(上文化名王倩)是否涉及诈骗回复媒体时表示,网传笔录明显非公安部门记录格式,记录人是一名律师,是由于薛姓女子曾在上海徐汇遭遇追债,便和讨债方前往徐汇康健新村派出所(简称“康健派出所”)进行协商调解,警方表示派出所仅提供了一个地方进行协商,并未参与笔录记录内容。

对于网传的薛姓女子涉及诈骗等,警方透露该女子所在公司主要是由于经营不善拖欠款项,属于民事纠纷并非刑事犯罪,双方应当走法律途径解决。

日下午,曾先生告诉津云新闻记者,他和向竞集公司讨薪的多位商户在一起商讨对策。同时,属地警方到场和商户了解情况。

商户否认“维权就是蹭热点”

对一些网友质疑他们追讨欠款是蹭热点,高先生说他们早在王倩奔驰维权之前就已经开始维权,也在搜集相关证据准备起诉。但执行难也是一个现实,对像高先生这样的联营商来说,与陈的合同并未结束。此外,由于竞集公司注册资本只有万元,很多商户担心赢了官司也拿不到钱。而在另一位维权商户先生(化名)称,如果不是王倩在西安维权,可能会一直都找不到她。“他们说我们蹭热点,我们并不是。”

月日,红星新闻记者专访王倩代理律师周兆成,回应诸多疑问。

委托书

“系经营不善拖欠款项”

周兆成:年月日,我正式接受王倩委托,成为其“个人隐私泄露”以及“名誉权纠纷”的代理律师。作为代理律师,我已注意到,当前网络上流传着我当事人“涉嫌诈骗以及多万元卷款逃逸”种种爆料,本律师通过与我委托人核实,以及组织律师团队对我委托人提供的相关证据进行全面梳理,这是我委托人所在公司与一些商户、供应商之间的民事纠纷。上海徐汇警方已证实,此案属于薛女士所在公司由于经营不善拖欠款项,属于民事纠纷并非刑事犯罪。

我们将代表委托人督促其所在公司,尽快与“民事纠纷一方”进行平等对话与沟通,希望依法解决双方的分歧与纠纷。

“爆料者应依法维权”

周兆成:薛女士被描述为“诈骗犯”、“卷款逃逸”,这与事实不符,已对我委托人的身心造成了极大伤害,对我委托人名誉权造成极大侵犯。

我们已注意到,当前互联网上王倩的个人身份信息被肆意泄露,“身份证满天飞”。不管“爆料者”自述其行为如何正当,但我们还是要强调应依法维权。薛女士作为公民,其隐私权、名誉权不可侵犯。

下一步,我们将组织律师团队对互联网上相关“侵权证据”进行保全。对于个别恶意“爆料者”、“揭底者”我们不排除代表委托人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侵权诉讼。

如与薛女士有任何纠纷,请拿起法律武器,依法维权。我们坚决反对任何“污蔑与诽谤”、“肆意人身攻击”、“泄露个人身份信息”等违法行为。切莫以“维权”为幌子,利用委托人“西安奔驰女车主维权”的热度,“恶意炒作”,将民事纠纷说成“刑事犯罪”。

此维权彼维权本当一码归一码

维权者眼见将成侵权者,这一热点事件的走向着实有些出人意料。随着越来越多的线索浮现,一小撮“吃瓜群众”便如收获了“实锤”般兴奋不已,对于女车主的态度亦从全力声援,变成质疑指责甚至嘲讽。有人幸灾乐祸“人设崩了”,有人不住叹息“反转太快”,有人恶狠狠地表示“有民事纠纷就应该卖给她一辆漏油的车”……当然,还有大量声音猜测,这是某公关的洗白套路。

“出名”的双刃剑属性,在此事上体现得可谓淋漓尽致。若非哭诉一幕人尽皆知,漏油奔驰车事件不见得会迅速达成和解,女车主也不见得会被翻出前科、惹人怀疑。然而,即使奔驰车主可能涉嫌民事纠纷,是否就会削弱其消费维权的正当性?答案肯定是否。

正所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具体到此事,即使奔驰女车主可能涉嫌数额巨大的民事纠纷,但也没有改变其在购车时权益受损的事实,其维权的正当性不会随之打折。

先后曝光的两起事件,让维权者与侵权者这两相对应的身份,戏剧性地共存于一人身上。这并非多么不可思议,只是恰恰证明了人所共知的人的多面性、复杂性。某种程度上,事情发展到如今,也压根算不上什么人设崩塌、剧情反转,只是随着信息逐渐深入,让一个人的曝光点从单一走向多面而已。

说白了,奔驰车主的维权者与侵权者身份,对应的根本就是两起事件。对此,明显不宜混为一谈,而应一码归一码地就事论事。既不能因为奔驰女车主勇于“揭开盖子”而放松对其可能涉嫌纠纷的追查,也不能因其身陷怀疑便认为她维权无理,或是干脆指责她活该被坑。面对流言,奔驰女车主请求大家别再炒作,该维权维权,该起诉起诉。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一种理性的态度。

如今,作为消费者的奔驰女车主,已在全国网民的支持下得到了奔驰公司的交代; 作为可能的债务人,她同样需要接受调查。如果查实,也应给所有债权人一个清晰的交代。上述要求,都是出于同样的道理,都是在维护正当权益、守护公平正义。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与“人设”无关。

西安奔驰维权女车主诈骗多万?警方回应!

新车未开出店,车辆发动机就开始漏油,最近,“西安奔驰女车主坐引擎盖上维权”事件引起网友的热议。

月日深夜,西安奔驰女车主女士(化名)与西安利之星奔驰店达成协议:补过生日、十年、更换同款奔驰新车、全额退还一万余元“金融服务费”……

然而,有网络文章及微博消息称,当事女车主女士(化名)名为薛某某,涉嫌诈骗、涉嫌万元卷款逃逸案。

月日,有媒体报道,年月,一家名为“竞集守艺人”的美食广场在上海市闵行区爱琴海购物公园开业。工商资料显示,该广场由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营。多个可靠信源向该媒体证实,奔驰女车主女士系该公司监事,而在奔驰维权事件中多次受访的、自称女士家属的男子徐某系该公司最终受益人。据催债者们统计,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共拖欠了约家商户或供应商至少万元。

女士是否是薛某某?

据澎湃新闻消息,女士曾展示月日她与利之星奔驰店工作人员协商的一份纸质协议上,其签名正是薛某某。

月日晚,声称与薛某某存在近二十万元经济纠纷的上海馨湛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相关人士周新,指认女士与薛某某为同一人。周新提供了一份有薛某某面容的视频及薛某某的签名文件,同时称,薛某某与女士长相相似、笔迹相仿。

但女士及其友人徐某均未向记者确认她是否是网帖中所称的薛某某。徐某仅表示,网帖所述为“影射”。两人未回应“他们是否涉及前述纠纷”。

拖欠多人债款,催债至今

年月,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因拖欠物业费被告上法庭,多名商户、供应商自称被骗。广告商岳鹏(化名)是其中一人。

据红星新闻消息,岳鹏提供的欠款协议显示,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共拖欠其.万元。去年月,双方约定从年月日至年月日,每月还款.万元。但至今,该公司尚未偿还这笔工程款。

数日前,得知女士奔驰维权事件后,他决定再赴西安讨债。但在西安曲江芙蓉新天地“竞集守艺人”餐饮店内,岳鹏并未找到王倩和徐某。

西安奔驰女车主回应债务流言:请发帖人别再炒作,实名来讨说法

据华商报消息,月日下午,奔驰女车主回应了传闻。

对于这些流言,女士表示,请网上发帖的那些人实名站出来,比一直来询问她有意义;如果是真的,为保护当事人安全和隐私,他们这种行为对吗?如果他们一定要讨个说法,可以请他们实名发吗?

同时,她也请求大家别再炒作,该维权维权,该起诉起诉,给社会留下一个难得的维权标杆。“都想探听一个八卦,可是谁来保证我的安全?”奔驰女车主说,奔驰维权这件事让她太累了,最近她已经进入休息状态,希望得到理解。

上海警方:

她曾入派出所协商,无刑事犯罪

月日,澎湃新闻记者向上海徐汇警方就网传笔录照片以及薛姓女子是否涉及诈骗进行核实。徐汇警方表示,网传笔录明显非公安部门记录格式,记录人是一名律师,是由于薛姓女子曾在上海徐汇遭遇追债,便和讨债方前往徐汇康健新村派出所(简称“康健派出所”)进行协商调解,警方表示派出所仅提供了一个地方进行协商,并未参与笔录记录内容。

对于网传的薛姓女子涉及诈骗等,警方透露该女子所在公司主要是由于经营不善拖欠款项,属于民事纠纷并非刑事犯罪,双方应当走法律途径解决。

对此,网友表示:一码归一码,不影响女车主向奔驰与店维权。

您怎么看?

来源 | 澎湃新闻(记者 吴立 赵思维 朱奕奕)、华商报(记者 李婧)、红星新闻(记者 王春)

编辑丨无双

更多精彩新闻下载

通过城市设置进入长春频道

内容推广 活动执行 平台代运营 文案包装

商务合作:-

西安维权奔驰女被指拖欠钱款,曾被讨债方堵入派出所内协商

相关开庭公告称,竞集公司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上海粤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起诉 。

日前,有网络文章及微博消息称,西安坐奔驰引擎盖上哭诉维权的女车主女士(化名)名为薛某某,涉嫌诈骗、涉嫌万元卷款逃逸案。

月日,澎湃新闻(了解到,薛某某曾在上海徐汇遭遇追债,便和讨债方前往徐汇康健新村派出所进行协商调解,派出所仅提供了一个地方进行协商,并未参与笔录记录内容。网传的那份笔录也非公安部门记录格式,记录人是一名律师。

那么女士是否是薛某某?

女士曾向澎湃新闻展示的月日她与利之星奔驰店工作人员协商的一份纸质协议上,其签名正是薛某某。

月日晚,声称与薛某某存在近二十万元经济纠纷的上海馨湛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相关人士周新,向澎湃新闻指认女士与薛某某为同一人。周新向澎湃新闻提供一份有薛某某面容的视频及薛某某的签名文件,同时称,薛某某与女士长相相似、笔迹相仿。

但女士及其友人徐某均未向澎湃新闻确认她是否是网帖中所称的薛某某。徐某仅表示,网帖所述为“影射”。两人未回应“他们是否涉及前述纠纷”。

周新向澎湃新闻提供一份盖有竞集公司合同专用章及徐某签名的还款协议 。

周新向澎湃新闻确认,她所在的公司虽然被薛某某任监事(非股东)的公司拖欠近万元款项,但截至目前,未提起诉讼。

澎湃新闻查询天眼查发现,薛某某为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竞集公司”)监事,但非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徐某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相关开庭公告称,该公司因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上海粤祥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起诉,下一次开庭时间为月日:。

天眼查相关信息显示,薛某某是西安守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夸颂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等四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投资比例最高为%;但这四家企业目前未被查询到诉讼相关信息。

周新向澎湃新闻提供一份有薛某某面容的视频及薛某某的签名文件

周新向澎湃新闻提供一份盖有竞集公司合同专用章及徐某签名的还款协议称,上海馨湛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曾承接竞集公司的广告,总价.万元。在已支付万元的情况下,竞集公司应从年月日起,分十次,每月等额还款上海馨湛广告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万元,至年月日。

但周新称,竞集公司应履行的“十次等额还款”,一次也未履行。

“到现在一分钱没还,徐某说是公司行为,跟个人无关。”周新说。

周新称,据她了解,存在类似情形、被竞集公司拖欠款项的供应商有十几家,金额约万。但周新未提供相关佐证。澎湃新闻暂未能核实这一说法。

还敢碰高利贷?!借款.万元,还钱时被暴力讨债万

放高利贷、暴力讨债 这人被汉阴公安依法拘留

月日,安康市汉阴公安城关派出所快速查处一起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案,对采取非法限制人生自由、言语威胁手段进行讨债的张某等人依法予以行政拘留。

年月日时许,汉阴公安城关派出所接到金某报警称,其在汉阴城区某宾馆房间内被张某等人限制了人身自由。接警后,城关派出所立即开展调查工作。经查,金某因需资金周转,于年月向张某和刘某二人借款万元,双方约定月利息为角分,并在借款时将两个月利息及其他费用从本金中扣除,金某到手现金为.万元。两个月后,金某又向张某等人支付了一个月利息,之后一直未还上该笔借款。

年月日,张某、刘某为讨要债务,联合何某先后于当日和日两次让金某到汉阴城区某宾馆房间商讨债务一事。月日时许,双方商讨未果,张某、刘某、何某采取语言威胁、不准离开房间、扣押身份证、车票、银行卡以及强迫金某签万借条等方式,非法限制金某人身自由。

月日下午,办案民警依法将张某、刘某、何某人抓获。经询问,张某等人对自身违法事实供认不讳。目前,张某、刘某、何某人因涉嫌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分别被汉阴县公安局依法行政拘留日并处罚款元。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明确将以“套路贷”、“校园贷”、“裸贷”等形式非法高利放贷,采取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威胁恐吓等手段暴力讨债;涉及非法集资、传销、合同诈骗及插手经济纠纷的“讨债公司”、“地下出警队”、“职业医闹”等黑恶势力列为工作重点,对违法犯罪嫌疑人严厉打击、决不手软。无论是借高利贷,还是放高利贷,都会害人害己,轻者破财败家、背负巨债,重者判刑坐牢、性命不保。记住,千万别碰高利贷。(西安晚报记者张松 通讯员柯玉华 杨帮武 刘安正)


西安讨债公司,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 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575万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西安讨债公司,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 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575万西安讨债公司,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 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575万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AddoilApplauseBadlaughBombCoffeeFabulousFacepalmFecesFrownHeyhaInsidiousKeepFightingNoProbPigHeadShockedSinistersmileSlapSocialSweatTolaughWatermelonWittyWowYeahYellowdog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91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