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包鱼塘,推荐三本都市言情小说,为爱承包池塘,甜宠不断,看了就停不下来

admin

今天小编给各位分享的是承包鱼塘,推荐三本都市言情小说,为爱承包池塘,甜宠不断,看了就停不下来的知识,,希望对您有所帮助。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请点击本站其他相关内容,共同学习吧!如果能碰巧解决你现在面临的问题,别忘了关注本站,现在开始吧!

承包鱼塘,推荐三本都市言情小说,为爱承包池塘,甜宠不断,看了就停不下来

本文导读目录:

1、承包鱼塘,承包鱼塘养鱼赚钱吗?一年能赚多少钱

2、承包鱼塘,推荐三本都市言情小说,为爱承包池塘,甜宠不断,看了就停不下来

承包鱼塘,承包鱼塘养鱼赚钱吗?一年能赚多少钱

承包鱼塘养鱼赚钱吗?一年能赚多少钱

我父亲以前也承包过鱼塘,不过也赚不到钱就没做了,因为是公家鱼塘。在村里有这么个规定,公家塘被人承包了,村子里只要住在这个塘旁边的人都能拿到钱。可能一个塘一年两千块租金,这些村民一道分,小时候不懂觉得蛮不可思议的。我们村子里承包鱼塘做的比较久的人叫五爷,他在家排行老五,所以大家都这么叫他。五爷承包鱼塘已经有多年了,从我小时候开始他就每天挑个担子里面一筐鱼,然后坐船到菜市场去卖。为了保持鱼鲜活些可以卖出去一个好价钱,他一般都是夜里点起床撒网捕鱼。那时候夜里看到塘里有灯光,就知道是五爷在捕鱼了。

十几年前的时候,那时候的鱼没那么值钱。我记得拿两块钱就可以买条大鱼了,还能吃两顿。我有时候带个鱼叉到五爷承包的塘里去叉鱼,被逮到了之后一顿骂,日子久了皮也就厚,他也不骂我了。那时候据说,他一年忙到头的养鱼,一年扣除成本只能挣两三千块钱。

如今我在上海工作了,有时候回老家,五爷还给我家送来鱼,说刚捞的新鲜的很呢,他知道我很喜欢钓鱼,就跟我说随便钓。我就跟五爷聊了起来,我问他现在养鱼一年能赚多少钱,他说一年也就两万块左右吧,毕竟也养了这么多年了,经验还是有的。看来,在农村养鱼赚的钱真不多,也只能搞口饭吃吃。他们的思维跟那些老板不一样,只觉得自己的事情亲手来干心里才踏实。

承包鱼塘,推荐三本都市言情小说,为爱承包池塘,甜宠不断,看了就停不下来

推荐三本都市言情小说,为爱承包池塘,甜宠不断,看了就停不下来

各位书友们大家好,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在这里和大家见面,很高兴因为分享好书跟大家相识,今天带来精彩的都市言情小说推荐,希望能收获你的喜欢

第一本

简介

新婚周年纪念日,出门买了个菜,结果眨眼就穿越到四十年后。提着小菜满脸懵逼的俞遥被送到市民服务中心,被已经变成老头的丈夫接回了家。江老师年轻时妻子突然失踪疑似死亡,鳏夫当了四十年,没料到妻子竟然还有回来的一天,而且容颜未改。“唉,江老师,这姑娘是你孙女?”“不是,我是他老婆。”“……老、老婆???”于是关于江老师一把年纪续娶了个小妻子的谣言传遍江老师的学生圈,温文尔雅慈祥和蔼的江老师一世英名晚节不保。……——当时光飞逝,当我容颜不再,你是否还愿意爱我?(注意,男主是个老头,而且不会变年轻。)……

入坑指南

  聂文卿搬到桐树小区十几年,和江仲林认识也差不多十几年,相处的一直很好。不比他的儿女双全老伴儿贴心,这位邻居江老师,真正是孤家寡人一个人,十几年了,也就逢年过年能看到他一些学生上门来探望,其余时候都门庭冷落,家里冷清的很。

  关于这个老朋友家里头的情况,聂文卿知道一些,独子,父母早年都去世了,年轻时候有一个妻子,后来好像是死了,他就一直没再续娶,这把年纪了,膝下连个孩子都没有。聂文卿和妻子都是爽朗大气的性子,知道这个情况后,就常请江仲林去家里吃个饭,也会约他出门钓鱼。

  关于江仲林的人品,聂文卿那是绝对信任的,用他的话来说,江老师是个人品优秀的正人君子,洁身自好生活检点,绝对没有作风问题。

  而今天,亲眼看到的这一幕,让聂文卿产生了怀疑——是对自己眼睛的怀疑。他没有第一时间想老江是不是搞起了什么不正当的事,而是怀疑起自己是不是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了,或者是有什么病,导致产生了不太现实的幻觉。

  聂老头这么一沉默,客厅里更没人说话。俞遥低头看了眼拖鞋,又看了眼僵在原地的江仲林,板着脸问:“我不能亲自己的老公?”

  江仲林被她亲的愣愣的,眼镜都歪了,不过他很快回过神,后退了一步扶了把眼镜,有点尴尬的咳嗽了一下,没有回答这句话,看一眼目瞪口呆的邻居老聂,对俞遥缓声说:“厨房里有早餐,还热的,你先吃点东西。”

  看着俞遥走到餐厅去吃早餐,江仲林收回目光走到聂文卿面前坐下。聂老头已经察觉到不对,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发现不是幻觉,于是很是严肃的发问:“老江啊,你这是怎么回事啊,这年轻姑娘是你什么人?”

  江仲林沉默了一会儿,“是我……妻子。”

  “就是四十一年前我娶的那个妻子。”他很冷静的把穿越这事解释了一下。

  “啊?!”已经脑补到老江老年失足戏码的聂老头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展开,闻言呆住了。他仔细想了想,好像是觉得小姑娘说的‘俞遥’这个名字有点耳熟,马上回忆起来一件事。

  老江很少说起自己从前的妻子,聂老头第一次听他说起,还是前些年有一次大家在一起喝酒,老江一个学生得了大奖,高兴的他多喝了两杯,醉了后才说起过俞遥这个名字。

  他是一边哭一边说的,那么个人,平时遇到什么为难事都不皱下眉,说起早逝的妻子却哭的不能自抑。

  聂文卿想到这,心里感慨,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消化了好一会儿,看看厨房那边隐约的身影,凑近江仲林小声说:“那你们现在这个情况怎么办啊?”他有点担忧自己这老朋友,两个人虽说以前是夫妻,可现在这岁数也相差太大了,怎么都不配啊。他可是了解老江的,他又不像那些喜欢小姑娘的老色鬼,会因为白得一个年轻漂亮的老婆就高兴。

  江仲林这个当事人没有老邻居一样的担忧,他说:“她没死,总归是件好事,其他事先不说,眼下我需得好好照顾她。她突然遇到这种事,对现在的世界又不熟,心里恐怕很不好受。我这把年纪了,什么都不想了,能照顾她一日是一日,以后不管她怎么想,我给她安排好……她现在也没有其他亲人了。”

  聂文卿都不知道说点什么好,拍了拍老友的肩。“唉,也是天意弄人。”

第二本

简介

这俗世,叫人阵痛 你我山前没相见,山后别相逢。……

入坑指南

 倪迦留了一级。

  与她同龄的人,或已拿着大学通知书,各自飞向不同的城市;或已踏入社会,开始为生存之道而碌碌。

  只有她还停在这里。

  阔别三年,倪迦重返学校。当年的圈子散的干干净净,四周皆是陌生的脸。

  曾经提起倪迦人人皆知的六中,已经换了一批人无限风光。

  倒也好,无人记得她,她和她荒谬的青春终将化作寥寥的风,呼啸而过,再不为人所知。

  人道是,风流子弟曾少年,多少老死江湖前。

  **

  倪迦在新班呆了一个星期,只和座位周围的人说过几句话。

  班里的女生都有各自的小圈子,她是外来者,无心融入,也不乐于交际。

  她早已失了当年四海之内皆兄弟的气魄。

  但她漂亮,独来独往让她神秘,年级里张狂的女生注意到她,会随口议论两句。

  太过出挑,极易引起同类的嫉妒,偏偏女人天生擅长排斥比自己漂亮的女人,她撞见过几回明目张胆打量她的目光,都懒得理,没有闲气可生。

  也不乏男生对她有意思,只是苗头刚冒,她就不解风情的掐断。

  倪迦不怎么爱笑。

  也不结交任何朋友。

  **

  隔天的体育课,是中午放学前的最后一节课。

  她去天台上抽完烟,才慢慢走去操场。

  紧挨的篮球场上,一群高高瘦瘦的男生在打球。

  应该是同年级的——因为他们班的几个女生坐在观礼台上看。

  “倪迦!这边!”

  那一排女生的其中一个喊了她一声,倪迦目光投过去,好像是她的同桌楚梨。

  楚梨身边的女生扯了她一下,似乎在嚷嚷你叫她干嘛。

  倪迦想翻白眼,她也没打算过去。

  她往前走着,从篮球架下过,一颗橘色球体直直飞向她。

  “砰”一声,篮球重重砸在她后脖颈,她眼前瞬间一黑。

  观礼台那边传来惊呼声,几个女生跑向这边。

  球场上,打篮球的几个男生也停下动作,看向始作俑者。

  谁都不知道陈劲生突然抽什么风,那球是不是故意砸的,他们看的清清楚楚。

  但没人敢问。

  倪迦捂着后脖,痛感强烈,她心头怒火正盛。

  那颗篮球滚了一圈,停在她斜前方。

  不多时,一只手伸向它,五指张开,根根修长,骨节分明。

  那只手很大,是男生的手。他直接将篮球握住,单手拿起来。

  倪迦沿着那只手看上去,心底陡然升起一股不安。

  那是一张陌生的脸。

  单眼皮,眉骨硬朗,下颚弧线干净利落,长相十分出众。

  但他有一双充满戾气的眼,冰冷,漆黑,看人没有温度。

  看的她没由来一阵心慌。

  倪迦觉得自己从未见过他。

  但又觉得在某个时刻,他也曾那样看过她。

  **

  男生似乎没有要道歉的意思。

  他单手拍着那颗球,准备离开。

  在径直路过她身侧的那一刻,倪迦意识到他是真的没打算说对不起。

  倪迦盯着他的后脑勺,语气微冷:“你不道歉?”

  他没理。

  看都没看她一眼。

  他回到那群男生中间,继续篮球运动。

  倪迦一肚子火没地方发。

  楚梨和同班的几个女生过来,看着男生离去的方向,了然的模样,“原来是他啊。”

  倪迦抬眼:“什么?”

  “他是高二的。”楚梨掏出纸巾给她擦去脖子上的灰,见上面已经红了一大片,有些不忍,道:“这个男生……你还是忍忍吧,别惹他。”

  倪迦问:“为什么?”

  楚梨的好朋友赵茹哎呀了一声,“你是不知道,陈劲生在我们学校根本没人敢惹的,他欺负我们高三的人眼睛都不带眨的。”

  倪迦不免觉得好笑,“六中没有人管吗?”

  “有。”赵茹耸肩,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就是陈劲生管,职高和卫校那边的人出事都得找他。”

  倪迦沉默了。

  当年他们在这片无法无天的人叫肖子强,人脉深,圈子广;他表弟肖凯明也不是省油的灯,按说现在也是高二。

  没想到三年未归,她的故人一个不在,这些地盘也易了主。

  倪迦没忍住问,“肖子强呢,你听说过他吗?”

  “听说过啊。也就两年前吧,那会我还上高一,陈劲生好像把他打了。”

  “……”

  倪迦浑身僵了一僵。

  “听他们说就在咱们学校后街,好多人都看见了。肖子强那么牛逼一个人,当年说出去多威风,还不是被陈劲生打残了。”

  倪迦忽然觉得周身一片冰凉。

  恍然间,在她不学无术的那几年,她忆起一道不肯弯曲的脊梁骨。

  倪迦回神,“打残了?”

  “嗯,肖子强半个耳朵都被陈劲生扯下来了,啧,超级可怕。”赵茹说到这里抖了抖肩膀,周围的女生都面露不适,但没有人质疑。

  关于陈劲生这几年的事迹,六中的人基本上都知道。

  “陈劲生就是那场架打完出名的,他后面每打一场架不见血不会停的,根本不要命啊,好像还有根手指是断的,一直没好。”

  赵茹说完,楚梨给她递了瓶矿泉水,白她一眼,“喝点水,就你话多。”

  倪迦继续问:“学校不管他?”

  赵茹抿抿嘴,说:“不管,陈劲生他家好像挺有来头,学校一直不开除他,只是记过,让他念检讨。”

  “那肖凯明呢?”

  “你说肖子强表弟?哇,那男的现在简直就是陈劲生的一条狗。”另一个女生插话进来,手指向篮球场里人头攒动的几人,“那个,喏,穿红色耐克鞋的,整天跟在陈劲生后面,让他干嘛就干嘛。”

  另一人说:“他们俩说不定是关系好。”

  赵茹满脸不屑,说:“好个屁,陈劲生都把他表哥打成那样了,肖凯明没长心啊?他就是怂,害怕自己也被打,男人怂成那样也是没谁了。”

  楚梨拍拍脸色微沉的倪迦,“所以这事就算啦,你是新生,别跟他过不去。”

  倪迦没有应声,她一时半会还消化不来这么多信息。

  “不过陈劲生刚刚还算好的,你那么和他说话他都没生气。”赵茹见她脸色不好,以为她是害怕,半开玩笑道,“可能是看你长得漂亮。”

  倪迦扯扯嘴角,没作声。

  一节课在议论陈劲生中过去。

  几个女生对倪迦的态度也有所好转。

  她们离开篮球场的时候,陈劲生和肖凯明已经离开了。

第三本

简介

大致所有的大学生,在宿舍里都会预备着一种叫做方便面的干粮。懒得出门的夜晚。泡上一碗,或者买上一个桶装的,省去洗碗的过程。 这是一种慵懒的生活方式,慵懒的人。 安宁,就是这样一个人,愿意一个人,静静的宅在宿舍的女子。……

“吖,安宁,你掉厕所了啊,你快出来,我要上厕所!”徐白白的狮吼功再次传了开来,木头制造的门也隔断不了他的音响。

她瞬时醒神,打开小栓,从里面走了出来。

床上发出巨大的响声,她习以为常没有回头看。

应彬彬一屁股使劲儿坐在床上,呼吸带着哭腔。

安宁叹口气,这样的女孩子,骨子里其实有着严重的敏感和不信任,她的爱情,有时下雨,有时放晴。

手机的声音很大,带着嘟嘟的忙音,一次次的,那个倔强的女孩子,播着熟悉的号码。

“你究竟要我每天在乎你有几个好妹妹?!那些空间里暧昧的话语,不是玩笑,好不好?!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呢,我经常数不清楚时间。或许是因为你在我心里,我觉得你从没离开过吧!可是,为什么,我觉得,我们越来越远了呢。”

也许是因为若即若离,也许是因为秦观的“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不对,也许是因为偌大的武汉,汉阳和武昌,成了名符其实的“异地恋”

安宁没有开灯,断断续续的听着她打电话,不停不停的说,夹杂的哭腔,和电话里隐隐约约的争执,让这个夜晚有了不平静的味道。

有人不舍,有人闹分离。都是因为一场不确定的不在一起。

有时候,安宁真希望她可以变成白云,不论在哪里,都可以拥有一片蓝天。

只是,很多时候抬眼的一瞬间,陌生人的表情并不是喜悦的,每个人一句零碎的话,也需要观众。

放下电话的片刻,仍旧不息。

一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她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散布在屋里,织出一幅暗蓝的悲哀。

“别哭了。”

“我难受,我难受啊”在床上哭噱的应彬彬鼻子抽泣,看不到一丝的洒脱。

原来,想要刻意忘记的,却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想要放弃的,却无法做到洒脱的放手;有些感情,明明知道不会再继续;有些人,明明知道不值得珍惜;就算嘴里说着无所谓,而面对曾经深爱的人,实也无法做到心如止水。

假如人生不曾相遇,就不会收集一个人的喜怒哀乐。我们是颠沛旅途上偶然结识的路人,因为灵魂某处的相似,牵了手彼此微笑。

爱一个人,也许真的是有绵长的痛苦。

会因为空间里一句心情,一个回复,而不受控制的随着心情千回百转。

应彬彬忽然抬起头,长时间哭泣让她的声音闷闷的,好像感冒了一般,“安宁,我要放首歌。”

响起的《左边》的声音——总是忍不住寂寞掉下眼泪,你才会给安慰;担心短暂的晴天,随时都可能,被阴霾收回……

她看了一眼被写日记时候被钢笔水染到的右手食指,淡淡地笑了一下。

喜欢,是自身的圆满,也是无法避免的缺憾。

徐白白从厕所里面出来,听着宿舍里居然还有音乐的声音,大叫:“说了多少次,熬夜强迫症是病!得治!!再不听话就把你做成鸡肉卷!!”

歌声停止在未完结的音符里,你不曾发觉……

躺下,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暗蓝,好半天没人说话,对面的濡喏小小的:“安宁,你有没有喜欢过一个人……”

有的,就像是今天是,就是爱他。只是,这些,她不会说。

她太要面子。甚至他,都不曾告诉。。”

今天先简单介绍到这里吧,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希望大家可以多多点赞支持一下呀!有什么喜欢看的小说都可以在评论区互相留言讨论呀~


承包鱼塘,推荐三本都市言情小说,为爱承包池塘,甜宠不断,看了就停不下来的介绍就聊到这里吧,感谢你花时间阅读本站内容,更多关于承包鱼塘,推荐三本都市言情小说,为爱承包池塘,甜宠不断,看了就停不下来的信息别忘了在本站进行查找喔。

法度网版权声明:本站内容来自互联网络,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携带相关证明发送邮件至 2307377665@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发表评论

快捷回复: 表情: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目录[+]